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攀登宁金抗沙 朝拜圣洁雪山(组图)

[日期:2011-07-06] 来源:  作者: [字体: ]


中国户外运动网 www.iouter.com  户外运动论坛

  宁金抗沙,意思是夜叉神住在高贵的雪山上。是四大神山之一,藏传佛教中西方山神诺吉康娃桑布居住之地,凌驾于圣湖羊卓雍错之上,海拔7206米。无法将她忘却,只因为曾经如此接近。

  曾队说:那里有一座山,我得以亲近,此生都满怀感激。惊讶于木讷的曾队会说出这样的话。我忽然就有很多的话想说,关于登山,关于队友,关于宁金抗沙。

  一、进山——羊卓雍的蓝

  从拉萨出发前往浪卡子,再从浪卡子直接到前进营地,途中经过羊卓雍错。大家迫不及待地下车,不顾高原的缺氧向湖边飞奔。空气很好,我刚从启孜峰头痛的状态中恢复过来。迎面而来的蓝让我眩晕,让我不敢相信这是一个湖。云彩飘得很低,记者小崔摆弄好摄像机,对着一座山的方向。

  “那是什么山?”“宁金抗沙,我们即将前往的地方。”

  一眼望去,雪山仿佛在湖的尽头。小六兴奋地手舞足蹈,小宇喃喃自语“以后可以带着我的朋友来这儿,跟他们说:看,那山我爬过”,超哥很专业地表示顶峰只有在这里能看见,进山之后只能看见假顶了。

  就是这里了,这座山,这片湖。进山之前的最后一站,我把湖水泼到脸上,感受着丝丝的凉意。羊卓雍的蓝,给了我们一次惊喜。

 

 

  二、山脚的仰望

  五个小时的徒步,我们来到了宁金脚下,营地边上有一个雪水汇成的小湖。山以她的气势镇住了我们。曾经远远观望的山,以一种庞大的姿态展现在面前的时候,之前所有的付出都得到了回报。半年的准备,三个月的艰苦训练,以及在这个过程中经历的痛苦和挫折,都在这一刻化为了感动。

  攀登周期计划是十五天,天气合适的话会在第七天冲顶,可以有两次冲顶机会。海哥翻着他的计划书说。晚上,曾队把大家分了组,我、超哥、建哥、青山被分到了A组。适应两天后上C1,在C1住一晚紧接着向C2进发。听着紧凑的计划,我有些担心自己的体力。超哥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你是登顶启孜的队员,没什么好担心的。

  当晚下着大雪,我们没能看见月夜下的宁金。

 

 

  三、攀登

  上一号营地的时候,没有雪,只有无尽的碎石坡。山底的帐篷越变越小。越来越沉重的脚步,让我不得不停下喘息。为了运输物资而先行出发的B组下撤了,李贺从我身边走过,拍拍我说:加油,就快到了。

  晚上我们围在帐篷里煮泡面,建哥突然说:你们有带筷子吧?集体沉默两秒。然后炸开了锅。超哥把绑路旗用的竹竿劈成两半,笑着说:凑合着用吧。经过我们一致鉴定,在高海拔地区,统一的老坛酸菜牛肉面是最好吃的方便面。

  第二天一早,钻出帐篷的时候,外面是白茫茫的一片。昨晚下的雪已经把帐篷埋了。我们打好背包,走到换鞋处。

  由一号营地向二号营地推进的时候,云开雾散,太阳肆无忌惮地晒在我们脸上。第一次看到宁金周围的群山,不知道如何形容那样的美。途中的一段大雪坡让我明白了什么是绝望。每走两步都需要停下来喘很久。中午的太阳把雪晒得松软,每走一步就会把小腿整个陷进雪里,然后再拔出来走下一步。走一段就把上升器往前推一段,把冰镐深深插进雪里,望着前面的小崔,身后的青山、建哥,咬咬牙接着向上攀登。

 

 

  四、宁金月夜

  经过二号营地的适应,我们下撤回山脚下的大本营。多吉说:地形改变了,原来三号营地的位置已经不存在了,我们只能从二号营地阿式攀登直接冲顶,海拔上升八百米,你们做好心理准备。并且安全起见,我们只能带一名队员结组冲顶了。本营的气氛变得凝重。长时间沉默着。宁金的夜晚,我们一起坐在营地前的石头上,看着月光下的山峰。山只把机会留给了一个人,可这是我们十六个人一起仰望过、痴迷过的山。

  最后大家一致同意让青山代表大家去完成心愿。送走冲顶队伍的时候,天上飘着雪。胖子把他的mp3塞给嘎玛,意味深长地说:帮我带上顶峰,这样回去我就可以说我的mp3上过七千米了。于是我们反应过来,围在青山身旁。伯男的水壶,我的哨子,娟的头巾......曾队没有我们这么爱玩,作为队长的他一脸凝重,也许他想的更多的是能不能登顶,能不能安全下撤。

 

 

  五、山的拒绝

  冲顶的那天,我、海哥、李贺、马昭作为接应组上到二号营地撤走所有的东西。那天我身体不是很好,不停地拉肚子,走着走着就跪在雪地里了。青山他们冲顶完下撤了,于是海哥让我和冲顶组一起下撤。小崔经过我身旁的时候说:没能登顶,遇上暴风雪,什么也看不见。我只记得当时跪在雪里的自己说了声“哦”,视线就有些模糊了。花那么长时间仰望过的山,就这样拒绝了我们。后来听说邓姐姐听到这个消息时哭了很长时间,怎么也劝不住。下撤的时候我和青山躺在雪地里,看着天上飘过一朵又一朵的云发呆。

 

 

  六、离别

  多吉垒了个尼玛堆,拿了些米面祭山。

  之前我只是觉得她是一座山,一座沉默的山。之后,山还是很沉默,我隐隐约约感觉到一种力量,一种被称之为信仰的东西。宁金以她的方式迎接了我们,现在想起来,我们拥有的不是未登顶的遗憾,而是幸福满满的回忆。

  七、队友

  多吉带着我们在一个藏族酒吧里看演出。

  我喝着拉萨啤酒和青稞酒,演出很精彩,可精彩过后是什么?我们就要离开,离开这片充满了神奇力量的土地。我还是会在七点半揉着惺忪的睡眼赶去教室上课,雷叔依旧会回到他的实验室,超哥会每天早出晚归为了考北大的研,邓姐姐收拾行囊去了人大......我们不会再像现在一样每天在一起,一起专注于登山这样一件事。

  以后虽然不常相见,但只要想起这一年,这一座山,这一群队友,一定会微笑。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xiaozheng | 阅读:
相关图片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查询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