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穿越死亡之海——罗布泊

渺无人烟

[日期:2011-12-10] 来源:绿野网  作者:99天涯客 [字体: ]

罗布泊渺无人烟,没有人,没有生气,一个人都没有。我们习惯了正常有规律的生活,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一切,看不见远方有什么,看不见任何生灵,更没有和你语言沟通的对象,没有房屋,茫茫的盐碱壳高低不平,只有我们七个在上面快速挺进,仿佛我们是地球上最后的一批人。

20111026,这个难忘的日子,大庆天涯部落一行10人踏上寻梦路上最惊险的罗布泊死亡之海大穿越,驾车从内蒙大通道直达新疆,全程预计行驶一万公里穿越罗布泊和车师古道,它们都是国内惊险中的极品线路,整个线路策划长达三年之久,这次终于在哈密市找到了能够带我们进入罗布泊的吉普车,大家都在说进入罗布泊没有后援车是不可想象的,穿越中途必须补给,因为队员背负是有限的,除非是中途补给或缩短穿越距离,否则就必须雇车。

我们日夜兼程地赶路,到达哈密市联系上我的朋友后,朋友给介绍的吉普车也没有走过我们说的路线,他们只是把人送到湖心或送人到钾盐场等地,一看我们去的地方比较危险,就开出了15000元的价格,没有办法,我征求大家的意见,先到罗中再说。

路上大家想了很多办法,觉得那里既然有工厂,就一定有拖拉机,或小四轮等,就是面包车进不去,小四轮也可以畅通无阻的,或买一个四轮车保证咱们穿越几天后,把车扔到湖心等建议。

但我们从进入死亡之海的一刹那,我预想的各种方案顿时破灭了一多半,因为死亡之海的盐碱壳高大、坚硬,没有车可以进去。

1031到达罗布泊。看到一家东北菜饭店,非常亲切,就进去了。聊了一会才知道老板是黑龙江青冈人,在万里外见到老乡格外亲切,我就决定在这家吃饭,然后详细的了解这里的情况,想办法找到进罗布泊的车,在老乡家吃饭能进一步拉近我们的关系。

没想到我们还没有吃到饭,老板娘出来了,看到我们的一身装束就滔滔不绝的开口了,“就你们想穿越罗布泊啊,老实地回去吧!我老公每年进去帮助收拾出十几个死人,前几天还有人死在楼兰古城的前5公里处,死的时候手里拿着水,你们就算爬过雪山,穿过沙漠,但你不能穿越罗布泊,这里是死亡之海!”更加经典的一句话让我们差一点打道回府,“你不服地球是圆的,那你来罗布泊好了,一定满足你,人家前面有补给,后面有救援都不能安全出来,就你们几个什么都不具备还想南北穿越罗布泊吗?” 一席话把大家说得面面相觑,都回头看我,我也一愣,心里话,有这么严重么? 但心里真的是不舒服,但已经来了不去走怎么知道别人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我就安慰大家先住下再说,然后我去联系车辆和了解当地的一些实际情况。

下午这里秋雨绵绵,当地居民说这里一年就下两次雨,第一次是前8个月,这次下的最大,连续一个下午都不停,冥冥之中也许真有点什么吧,每次策划大的线路都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稀奇古怪的事情,这场大雨增加了穿越罗布泊的难度,这场雨吓到什么程度,什么时间才能不下,我们是等不起的,因为罗中没有淡水,这里的生活用水都是远在280公里的若羌管线输送的,水一吨就是70元,当地的老百姓洗衣服都很少用水,这里的饮食蔬菜根本没有,都是在外地运来的,吃一顿饭店比在外边吃一天都贵,这些事情困扰着我的思路,更加速了离开这个鬼地方的想法。这里的地面由于土质属于盐碱性,雨后的路和年糕一样,车根本走不了,人走路都很艰,走几步鞋就粘成一个很大的很厚的饼子,据当地的司机说,这种天气的道路比东北的冰雪路面都厉害,每次下雨外地来的汽车在这180公里的盐碱地貌公路上都会出现几次翻车或掉到沟里的现象,这更给我们找车增加了难度。整个罗中就有一台大吉普,车况还一般,刚才有个救援的求那个吉普的司机,司机拒绝了,后来饭店老板帮我联系一个翻斗车,要价是6000元,只把大家送到湖心路就回来,另外司机告诉我由于翻斗车里面是光滑的没有把手,里面的人能否站住是个大问题 ,我们先后设想俩几种挂绳子的方法都不行,主要是翻斗车大箱板太高,坐在里面的人没有办法抓住绳子,翻斗车在盐碱壳路面走会颤动幅度会非常大。先定下来再说,总比没有强,没有车,进罗布泊从罗中到湖心有48公里走是不行的,从这里出发的徒步里程将达到170公里,就我们目前的情况,不可能完成。

我又回到那个吉普的老板处闲聊,吉普的老板姓倪,我就忽悠人家和倪萍是一家子,忽悠的言语我自己都想吐,最后终于把倪老兄忽悠成功,结果是用他的车把我们分两次运到湖心2500元,如果拉着补给每前进一天另外加1000元,虽然这个价格离谱,但和我们在出发前哈密雇的司机一万五千元没有可比性,费用高但还算能够接受我就高兴的答应了。这里有了结果我赶紧跑回那个翻斗司机家撒谎说翻斗车进不去,据报昨天罗布泊里面刮沙尘暴了,翻斗车进不去就不雇了,那个司机连床都没有起,看来为了钱该撒谎的时候就得撒谎,谁让咱是无钱阶级哪?!

还没有出发,家里的很多朋友关心我们的安危,多次打来电话叮咛必须有后勤保障,否则决不能无后援穿越,我在大家休息的时候询问了很多当地人,都说车走完全程的概率不大,谁都没有进去过,就是当地救援的倪师傅,多次进去救人和救援都是在湖心、余纯顺墓地等,没有在洛瓦寨方向走过,我问倪师傅,大十字、湖心路、洛瓦寨等地名,他像听天书一样看着我,摇头说“没有听说过,这些东西都是你们在书上看来的,实际什么都不会有的,那里只有死亡和一望无际的盐碱壳隆起的地貌,人走都困难,何况车开进去”,了解的答案只有一个,后援几乎是不存在的,这时作为一个领队必须冷静,不冷静就会带来后悔终生的决策。

车定下来了,大家悬着的心都算落地了,三点多大家顺利的出发,车走到S315/273公里处赶上我们前期出发的超级无敌小金杯面包车,我算一下时间如果这个吉普送大家两次,估计晚上12点前都很难把大家送到目的地,全程156公里,S315公路是80公里,进入盐碱壳路还有76公里,按每小时20公里来回一次需要7小时,这样两次进入罗布泊的湖心,露营最后一批队员估计到凌晨都解决不了。大雪看看路告诉我,这里的路况面包可以进的,开到车不能动为止,这样能接近湖心,减少吉普来回的历程。我接受了这个建议,大家在一起什么都能解决的,这么多人也不怕车坏到哪里,我们两台车一起上路了。还甭说咱们的金杯车真的长脾气,一路畅通无阻,一起前进了40多公里,倪师傅说只要过了前面的流沙路,金杯车就没有可以阻挡的地方,当时高兴极了,看着忽忽悠悠,左摇右摆的面包车在盐碱壳路上行进着,真的很心痛。大雪说:只要能够安全地到达,能够安全地归来,就是车碎了咱也高兴。

晚上920分,司机老倪说这里就是湖心,我才在颠簸的车厢里清醒,赶紧下车,下车看到的景象说什么也不相信这里就是湖心,遍地砸碎的石碑,凌乱地散落在方圆100平米的盐碱壳上,湖心没有看出来有什么特别。根据资料上的图片回忆一下,我想这里真的是湖心到了,但想起出发前看到的很多资料,说在这里人会出现迷茫的现象,还能出现幻觉等。我赶紧仔细的检查所有的探险工具,指南针、GPS、海事电话我都进行了数据试验,一切都正常,这我才放心,赶紧招呼大家下车整理装备,搭帐篷、做饭、露营。

很多资料上说罗布泊湖心有很厚的灰尘地貌,我试探性地向几个方向连续探路,都没有出现资料上说的,并且在月光下看到与我们徒步的方向上有一条车辙,我当时猜想这条路也许是通往地球之耳的车道,其实我想错了,来的人大部分都是到这个所谓的湖心看看就坐车回去了,地球之耳那边的险恶地貌是不会有车光临的,另外罗布泊还没有达到完全开放的程度,每年来这里徒步穿越的也是寥寥无几,怎么会有车进去?由于天太冷了,大家吃完晚饭就匆匆忙忙睡觉了。

今夜满天星斗和黑龙江是绝对不一样的,北斗星平地而立,不是在天上挂着,而是在地面上立着,所有的星斗都不在原来的位置上,也许是这里的经纬度和黑龙江差的太多的缘故吧,当时很惊讶,看来要想对户外有更多的了解,对天文学还要涉猎一些。

早晨起来大家驱车前往余存顺的墓地拜祭,车经过陈忠器,赵子允墓地,人们对两位著名的地质学家充满了敬仰。10点到达余纯顺墓地,买来了酒,带来了矿泉水,大家在墓前三鞠躬感谢烈士在罗布泊所做出的贡献,祈祷英灵保佑大家平安地穿越罗布泊。

在陈忠器墓地倪师傅找不到余纯顺墓地了,我用GPS找一下方向,是在东北,车辆又出发了,当到达余纯顺墓地时,倪师傅顿时就打消了我们穿越罗布泊的惧怕,他说“你们一定可以的,看来你们很专业”。他在这里多年了,进来不下几百次还找不到,但我们能够轻松到达很是奇怪,看到我们车载大功率无线设备,还有每人的手台,海事电话等,他也很放心地对我们说:“走过去给我来个电话,你们一定可以的!这么多年没有见到像你们这样的队伍,到这里都是来参观的,就是新疆来的车队也是在路上走,没有直线穿越过。”听到老倪的话我也有了一定的底气,我想如果真的有邪门或什么灵异的事情发生,就是有车跟着,也是人力控制不了的,该出事的时候是任何外力也处理不了的,我们自己徒步也许见到什么稀奇的事情躲避还会快一些。另外从进入死亡之海以来已经两天,行程300多公里,我一直在不同的位置不同的方向,测试我的海事电话和GPS,还没有发现死点现象(但部分地区麦哲伦没有信号,使用麦哲伦来这里的朋友们还是小心为妙)。

湖心休息一小时,大家在这里用餐,由于现在有补给,我就尽量让大家喝水。我测量一下我们前进的方向,正好有一个车辙碾压出的痕迹,我就建议倪师傅能否按这个方向送我们一段,倪师傅说可以,但走不了就必须回来,但这个时候我还没有确定是否能够全程穿越,吉普在前面,金杯在后面慢慢的前行,我带大家在车的后面200米徐徐的前进,不大一会面包车停下来,不能前行了,我就告诉大雪前面的情况不知道是什么样,先把车放到这里吧,罗布泊不会有人来,车放到这样的荒原上是绝对安全的。就这样,第一台车刚走出3公里不到就抛锚了,我让梅花把停车的卫星点位记录在日记上又出发了。(这样的坐标必须记在笔记上才是安全的,后来的实践证明这是必须的,走两公里不到,大雪记录的点在GPS里莫名地丢失,大雪当时还不知道我在笔记上记录这点,唉声叹气说车找不到了,我说在梅花的笔记上有。)大雪上了老倪的车,大家把面包车上凡是准备穿越携带的物品都拿到了这个吉普上。吉普和面包车就是不一样,由于底盘高,在高低不平的盐碱壳里行走虽然很慢但也比我们走的快,现在变了是人在前面走,车在后面,车比人走的还要慢,当我们到一片隆起有一米多的波浪翻滚的地貌前,用手台提示车想办法绕过去,车行进了很大的半径才躲过这片奇怪的地域,但后面实在是不能前行了,我们只好让吉普车返回,和大雪的车一起回去,回到罗中等待。我做最后一次动员,明确告诉大家已经不能按原计划有后援穿越,从现在起中途没有后援,没有补给,每人最少携带12瓶水,5-6天的食品,有信心就一起完成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穿越,如果觉得不行全体返回。湖心,余纯顺墓地我们已经看到,这里的盐碱壳也领略了,基本上达到了我们此行的目的。没有想到大家非常兴奋地说:“坚决重装徒步到达罗瓦寨,实现户外穿越最绚丽的梦想!”我从多方面搜集的资料判断,不会有问题,106公里的直线对这些队员不是问题,就是加上修正系数全程不会超过135公里。平均每天不会超过极限强度,只要能够按技术穿越,没有受伤人员一定会成功,穿过大十字(48-55公里处)如遇到不可抗拒的事情,随时可以撤向左方,提前跨越S315公路,只要到了公路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就这样我们坚定了洛瓦寨方向,坚决执行大家确定的方略。

但安全和后援问题仍然摆在我们面前,水保证不了我们每天的用量,负重是有限的,用水是无限的,白天28度的高温负重30多公里,一般人就是不做饭一天每人也需要4-6瓶水,大家携带的12瓶几乎是杯水车薪。我就和大雪密约2011114日我们不论到哪里,车辆必须在S315省道上,距离罗瓦寨前行15-30公里的范围内来回巡逻以捕捉我们的手台信号,因为这里没有手机信号,就是海事电话好用大雪也收不到。唯一能够提前联络的就是车载和手台的信号。这个密约拯救了我们,帮助我们摆脱了后来的困境。


【内容导航】
第1页:渺无人烟 第2页:作息时间表
第3页:大本营

【iouter.com】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非(iouter.com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9608691@qq.com 或电话:189六四五六4971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收藏 推荐 打印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