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徽州一夜雨 满身木樨香

去了宏村

[日期:2008-04-08] 来源:  作者:芒芒果 [字体: ]

 2008.3 安徽宏村 木雕楼
  
  看过很多人拍的徽州的片子,所以还没去就在心里对徽州的建筑审美疲劳。因此即使去徽州的路上一直在飘着淅淅沥沥的雨,也没有觉得失望或者希望,似乎我心里的徽州应该是下着雨的。 

  淡淡的,我们就到了宏村,在夜里黑魆魆的月沼旁,等房东汪础来开门看房。波澜不惊的夜,波澜不惊的心,如同身边镜子般的月沼,人只有在心静如水的时候,才能用镜子照见那个真实的自己。      
  在村头吃晚饭的当儿,瞥见了天上乌云追月,追了好一阵子,深蓝色的天幕扯开好大一个口子,口子里面是在薄薄的云纱后闪烁的繁星。顶着星星回月沼的时候,想起来汪础讲的笑话,两个游客在拐月沼的角问他路,刚问完路就手牵手地奔进了月沼,一个被扯了起来,另一个继续在水里扒拉喊救命,汪础说,你站起来啊!小伙子就腾地在月沼里站起来了。  
  睡前喝了汪础泡给我的兰桂人,又和月月玩了一会。一宿无梦。      
  被一个又一个旅游团的小喇叭吵醒,每个导游都说着一模一样的话,“。。。这里是宏村的牛胃。。。”房东家卖茶叶,所以汪础清早起来就开始炒茶,他老婆帮忙张罗卖茶。这一路,让我很意外的是,不同于别的旅游景区,至少现在宏村的人纯朴地可爱可敬,这会是吸引我再次去宏村的原因,希望那时我的感受如昔。      
  今天很大的大晴天。没有料到春天的阳光也是带刺的,在饱饱地做足一天日光浴后,我的脸颊红红黑黑徐徐脱皮,晒伤了。
  以前我也是一个蝗虫,但现在我不是了。当旅游团如同蝗虫一样的黑压压进村时,我们仓皇出逃。村头饭店老板娘指了条明路,不多远的卢村有大片的油菜花地,还有木雕楼。    
  木雕楼也是徽派楼屋,卢村的后人依旧在此居住,年轻人出门工作,留守村里的多是老人。这里几乎没有别的游客。    
  在狭小深幽的巷子里穿行,在黛青色的屋檐下深思,在雕刻地精细至发丝的窗棂前凝视,在透过天井的阳光下仰望……有那么些瞬间,会忽然回到百年前的这里。穿行的是长衫青衣的老仆,他要给老太太送在京行商的老爷的家信;深思的是住东边厢房的二姨太太,她的担心都围绕着即将进门的三姨太,可否预见到将来的失宠;凝视的是一双粗糙的骨节突起的双手,十年的日夜都在此精雕细刻,木雕终于完工,而卢老爷的家境也在走向没落;仰望的是一张孩子的小脸,泪痕犹在,他能否看到那些不读四书五经的仆人们的孩子放起的风筝……

 

 

 

 

 

【内容导航】
第1页:去了宏村 第2页:一张明镜
第3页:徽州三宝 第4页:因为有水,而有了灵性
第5页:日落 第6页:落日时的美景
第7页:晓起 第8页:小贴士

【iouter.com】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非(iouter.com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9608691@qq.com 或电话:189六四五六4971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收藏 推荐 打印
相关新闻       徽州 
相关图片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查询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