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重庆,火炉内外
2008/8/13 13:29:08

暴雨如注,窗外一片白茫茫。忽然一声炸雷,电脑桌前的女孩就尖叫起来。
妹妹还在打电话,千里之外,交代不完的工作。仿佛过了很久,她才猛然醒觉,回过头问,你等我?
我看着她。其实我也不知道在等什么。
一段旅途,尚未开始,期待已然转淡,无可无不可的,像这场突如其来的雨。
雨一直下,一直下。几乎整整一个下午,我们就困在重庆的这家小旅行社里。
盛暑七月,本来不宜出行,何况是到重庆,这样一个火炉城市。多年前的盛夏,我已经领教过这座山城的热力。
但总有一些计划,是不期然的临时起意。
七月重庆,听起来不是吸引人的旅游地。只是妹妹答应了跟我来,就来了,虽然她有很多牵挂和担心,工作,家庭,还有余震。
我们没有遇上余震,却遇上了高温,以反高温的形式呈现。
那绝对是一场典型的午后热雷雨。重庆一定已经发了好几天高烧,才会有那样酣畅淋漓的宣泄。听说那天不仅刮风打雷下雨,还下冰雹。但只局限在城东。城西的沙坪坝,烈日当空,滴雨未下。
我不关心城区的天气。离开旅行社的时候,我手里拿着散客团的合同。我的目的地是武隆,一个我从前一无所知的地方。
从重庆到武隆,经过涪陵。涪陵有小山城之称,延续着重庆起伏的地势。房子叠在山坡上,一层一层,错落有致。江水的颜色却已换了,绿油油的缎带一般,贴着山脚,一路向前伸延。
这就是乌江了。乌江画廊,碧绿葱茏的高山峡谷,壮美与妩媚兼具。只是眼前的江水很平静,水位也不高,估计已很久没下雨。不知道暴雨肆虐时这里是什么样子,据说乌江的水流曾经一度被巨大的泥石流阻断,那场泥石流同时还创造了三位被掩埋的工人靠吃江里的小鱼虾奇迹生还的故事。
地震过后,很多人都愿意听到类似的故事。故事放在高山峡谷,林木深秀的地方,就更有可信的背景。
武隆,原名五龙。这个地方应该很适合酝酿传奇故事。
至少在天坑三桥,《满城尽带黄金甲》的唯一外景地。
暗夜中,黑衣人从天而降,悄无声息地落在官驿房顶。静谧深幽的峡谷中,随即展开一场殊死搏杀。
一座神秘的四合院,孤零零地躺在悬崖下,对着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隘道。青黑色的瓦片,暗淡的灯笼,青苔漫长,柳丝垂悬。一眼看去,古老苍凉,俨然一座废弃的古庭院。
这就是电影里的天福官驿了,完全是搭建而成的外景,无中生有,足以乱真。据说为了达到整旧如旧的效果,当地政府花了100万。
那座长长的观光电梯也是画龙点睛的设计。电梯设在天坑外围,从顶部垂直悬降80米,到了山腰戛然而止,并未自以为是地僭越到天坑深处。一步步走向山谷,回望时,电梯在阳光下熠熠发光,像是来自未来时空的生灵,奇异地盘踞在古老的山崖上。
下午的太阳,毒辣炽烈,但一走进山崖的巨大阴影,就通体透凉。三座天生桥次第排开,一座桥就是一座山,无一例外的嵯峨。天龙桥平坦方正,最像人工开凿的石桥,但200多米高的桥,厚度就达到150米,如此的厚重,没有任何人工可以造就,除了神仙之手。
青龙桥高挺突兀,更像一道巨大的山门。黑龙桥敦厚神秘,一眼不能看穿,看似堵死的绝壁,但可以无阻碍地贯通。
三道桥,三种风格,仿佛桃园结义的刘关张。
天坑就在桥与桥之间,却不易察觉。明明走在深深的谷底,却不觉得压抑。四周很开阔,悬崖就在眼前,一路追随,却并不贴身。抬头仰望,蓝天镶在巨大的画框中,白云跌进史前的巨碗,悠悠飘荡。
原来这不是竖井型的天坑。两侧的峭壁有多险峻,谷底的地势就有多开阔。见过很多鬼斧神工的喀斯特地貌,却没有一个地方像这里,磅礴大气得不露痕迹。
人行其间,就像闯进巨人国,渺小如同蝼蚁。仰头张望,重重绝壁让人心生震撼。但如果只顾低头前行,一定会以为走在郊外的小路上。周围是青翠山野,长满形态各异的植物。阳光慷慨,连脚下的小草都能照顾到。穿过黑龙

下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19 户外运动网
Powered by iw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