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杨志布点,我们使用了多年的冲击钻终于在只打了二个锚点的时候罢工,只有用手钻进行,所以下降的速度非常慢,嗯。。。比奥特曼还慢。





在上面等待的人只重复做二件事:吃东西+上厕所。这种灌肠洗肠的方式很折腾人,因为我穿的探洞连体服,每次进行后一步骤时,得从上剥到下,才可以一边畅快一边冷得打哆嗦。

  当食物被消灭得差不多了,所有的八封新闻也交流完毕时,杨志很及时的通过对讲机通知我提前下坑.,听说是阿乐的上升器在过点后没能取下来,得恐龙救狗熊。

我刚吃饱,心情较好,浑身是劲儿,相当乐意的接受救狗熊的任务。当然,也原谅了阿乐操作上的失误了。

  可到达了那个让阿乐尽折腰的PITCH点才发现,原来是一个横向偏移点,我独独忘记教这个给阿乐了,这事倒应该怪我。

  过了这个点,就能看见下方50米处杨志和阿乐的灯光,他们正在下面交谈甚欢。我是话包子,急于参与,很快的降到他们身边,期待继续,可杨志和阿乐却是继续下降,留我在这里接应其它下降的队员。

  从这里往下的PITCH点和线路与上次一样,不再赘述。

  后面的下降很顺利,也很有效率。一个小时内,我们都到达上次我和杨志返回的平台处,在这里,洞道向下发育了一个100米以上深度的竖洞,一绳到底的,不再象前面几个PITCH那样,每隔几十米就有一个平台。

  大家坐一起休息和又开始灌肠排肠,不一会儿,弹丸之地就充斥着灌肠排肠的各种气味,让人喜忧参半啊。。。

  杨志的发话打破了因大伙努力分辨空气中怪味而导致的沉默:“这个竖井,呆会儿换个人布点和下降探测。”

  我一边往嘴里塞牛肉干一边想:“不知道会轮到哪个倒霉的家伙,这一绳下去100多米,下面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太着不住了。。。”。我还没想完,杨志突然抬头看着我:“小葱,呆会换你下去”。

  我愣住了,应该是除了杨志,所有人都愣住了,我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在座6根草,居然叫唯一的一朵花去做这种很没谱的布锚点的事,我扫扫其它几根草,草们均面露愧色。倒是阿乐笑嘻嘻的说:“不如我先下吧。”让我狠狠感动了一把。自家徒弟总是护着师傅的。

  当然感动归感动,还是不可能让阿乐下的。我是答应了笑笑要好好照顾她的搭档的。

  我坐在地上,好好同情了自己了一把,任凭几个哥们在我身上挂上一大堆布锚点要用的东西。

  这里布点地形比较复杂,很多地方都磨绳,大块的巨石堆积在坑口,在杨志的指导下,我在二块巨石的相挤的中间部分用绳保包好扁带绕上去,用GO锁连接,这里布绳平衡极难掌握,又不能让自己在绳上冲坠,很简单的一个步骤把我折腾得满头大汗。用了半小时才布好点,我深吸一口气,身上挂着200米绳子,向未知的黑暗中降去。

下一页 上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20 户外运动网
Powered by iw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