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万人坑探险
2008/5/5 10:02:29

穿得暖暖的,捧着奶茶走在街上,看着霓虹闪烁,人影憧憧,总感觉前天在阴暗潮湿的洞里又冷又饿的攀爬显得如此的不真实。象梦吧,今天我做梦不也梦到万丈坑的吗。

  12.18日凌晨三点到达重庆,头昏脑涨,神志不清,智力低下。。。总之,脑袋里一大团垃圾,不能思考问题。

  我有点犯晕,不晕车,不晕船,晕坑!!至少一个月之内,我想我不会再去万丈坑。


  12.14日,风和日丽,吃饱喝足,乐悠悠的一行八人四辆车直奔涪陵。

  在武陵山乡借宿一晚。被子很暖和,邻床的小石头打呼声也不算太大,可我就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主要犯难这么多人如何通过那段危险的落石区以及如何把接触SRT才三小时的阿乐安全的弄下坑去。

  12.15日,趿着鞋蓬着头在楼下餐厅和杨队碰面,我们不是仇人,但眼睛一样的红。

  听凯子说杨志昨晚也没睡好。作为队长,领这么多人下这种难度的坑,压力应该更大吧

  几小时后,来到得徒步上山的地方,和笑笑,阿乐汇合。整理装备,并请了庞大的妇女为主的背负队伍。




又来了。。。当我双脚沾满了路上的牛粪,站在坑边时,不由得叹了一口气。突然有种想点支烟的冲动。

  考虑到落石,杨志很明智的选择了上次下降的对面洞壁作为新的路线。这一绳下去不用过锚点就是100米深。

  这是一种壮观的行为方式,你想象一下,当只身挂在悬崖边,迎着山谷间吹来的寒风,面对着下面黑暗的深渊,然后亲自操作让自己一点一点被它吞没,该是何其的爽啊!!当然,这是一种变态的想法。

  笑笑忙着采访当地村民收集这坑的民间传说。我们队员则开行前会,分配装备和任务,安排出了下降顺序:杨志,阿乐,猪儿,春哥,小葱,罗二哥。这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基本遵循新老队员交替下降的原则进行。



下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20 户外运动网
Powered by iwms